网站地图

公司新闻

自有品牌单一、存货占比高童装巨头 嘉曼服饰上

  而嘉曼服饰就是水孩儿的母公司,并且授权经营品牌暇步士、哈吉斯,同时还代理着21个国际零售业务,涵盖ARMANI JUNIOR、KENZO KIDS、YOUNG VERSACE等知名国际高端品牌。

  嘉曼服饰从一开始以服装出口加工为主,到1995年创立“水孩儿”童装品牌,企业逐渐转型为享誉全国的以研发、销售为主的童装企业。现在定位经营中高端童装业务,主要从事童装的研发设计、供应链管理、运营推广、直营及加盟销售等核心业务。

  自1992年成立,经历近三十年发展的嘉曼服饰,终于汇集智慧与勇气,向资本市场投出橄榄枝,欲上市募集更多资金以求进一步发展。

  而在以童装起步、主营童装的公司里,主板上市公司,只有金发拉比、安奈儿两家,金发拉比还是主营婴幼儿棉品的公司,中大童童装上市公司只有安奈儿一家,曾在2014年有望上市的小猪班纳,也因被曝质量不合格问题而上市受阻。

  据Euromonitor,我国童装的市场集中度虽有明显提升,但仍处于低位,2017年CR5(童装品牌前5名市场占有率)仅为8.5%,显著低于同期美国30.6%、英国18.8%、日本26.1%。

  这说明我国童装巨头品牌效应还不明显,与顾客的粘性也比较弱。但也从侧面反映出我国童装市场潜力巨大,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在童装巨头效应还不明显,中国童装行业蒸蒸日上,资本比较看好童装行业的情况下,时机已比较成熟,嘉曼服饰提出上市请求,无疑是想挤进童装发展的快车道,以资本之力加速推进业务开展、整合、提升,此举亦是跟紧童装巨头们的发展脚步。

  早在今年3月中旬,嘉曼服饰就已向证监会提交上市招股书,10月31日又根据证监会反馈意见复提招股书,上市之路曼曼,已到冲刺阶段,嘉曼服饰能否真的冲破重重阻力见到上市曙光?

  目前,嘉曼服饰运营的品牌包括自有品牌、授权经营品牌、国际零售代理品牌等三类,共计24个品牌。但自有品牌只有水孩儿一家,难免显得势单力薄。

  值得注意的是,招股书显示,暇步士童装品牌授权期限为自 2013 年 8 月 1 日至 2022 年 12 月 31 日,哈吉斯童装品牌授权期限为自 2015 年 6 月 1 日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授权品牌经营已经成为嘉曼服饰业务增长的亮点之一,但毕竟是授权,自己并不是亲爹妈,授权到期,孩子可能说拿走就拿走了。

  短期内,公司可能尝到授权品牌代理的甜头,但长久来看,把品牌授权给中国童装企业,只是外国品牌打入中国的一颗棋子,知名度够大,童装运营成熟之时,品牌被收回的风险大大存在。

  另一方面,嘉曼服饰自有品牌水孩儿分别实现营收1.95亿元、1.55亿元、1.59亿元、8720.24万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50.55%、38.67%、28.99%、28.99%,呈现逐渐下滑的趋势。这与近年来童装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有关。

  据中华全国商业信息中心统计,2017年,中国大童童装市场(国内品牌且不包含运动品牌)综合占有率排名中,巴拉巴拉和安奈儿以4.98%和2.98%的市占率稳居前列, 水孩儿品牌位居第六位,占比为1.34%,处于童装市场第二阵营,但是,水孩儿品牌想要追赶第一阵营并非易事。

  一位负责嘉曼服饰加盟的工作人员表示,虽然水孩儿品牌主要面向二三四线城市,但目前仍以北京地区为主,在北京共有100多家店铺,而在一些二三四线城市,嘉曼服饰仅有几家加盟店或直营店。

  嘉曼服饰多品牌童装业务已运营得相对成熟,但却是代理的国外品牌,相比于森马除了“巴拉巴拉”又推出了“梦多多”、“马卡乐”等童装品牌;小猪班纳除了“小猪班纳”还有“朋库一代”、“爱儿赫玛”、“丹迪”等童装品牌,嘉曼服饰在自有童装品牌的开拓上,动作实在比较少。

  当然,嘉曼服饰也想过发展新的自主品牌,一位嘉曼服饰的工作人员透露出第二个自主品牌的情况,“产品风格偏向运动系列,但是在试水过程中由于市场反响不佳且受到其他运动品牌发力童装市场等因素影响,实际上还没面市便被下架。”

  面对童装行业激烈的竞争,水孩儿的市场表现显得有些疲软,若此次成功上市,也许能为唯一的自有品牌水孩儿打一剂强心针,并成为嘉曼服饰重新规划发展新品牌的契机。

  嘉曼服饰自有品牌“水孩儿”、授权经营品牌“暇步士”、“哈吉斯”的产品主要采取向国内代工厂商直接采购成衣的方式,这说明嘉曼服饰本身并不进行生产,采用自主研发设计、代工厂加工的轻资产模式。

  而在这种模式下,厂商的生产组织能力、管理水平及质量控制就会直接影响产品的质量,交货时间等。

  如果代工厂商交付的产品出现产品质量不符合公司要求、交货期延迟等情况时,会造成公司应季商品不能及时供应等情况,给公司经营带来很大风险。

  据嘉曼服饰披露的报告期内向前十大代加工厂商采购情况表显示,2015年嘉曼服饰曾向唐山市长城针织内衣厂和伊藤忠纤维贸易(中国)有限公司分别采购过300万元以上的水孩儿、暇步士针织产品和水孩儿羽绒服。不过,在之后的报告期内这两家公司再未出现在嘉曼服饰前十大代工厂商的名单中。

  2016年嘉曼服饰向泊头市天娇服饰有限公司采购水孩儿、暇步士羽绒服、牛仔产品,当年的采购金额为347.5万元,当年产量中发行人所占的比例为100%,但由于泊头市天娇服饰有限公司工厂人员减少,因此订单量减少,泊头市天娇服饰有限公司未能入围嘉曼服饰2017年、2018年上半年前十大代工厂商。

  承德市森威商贸有限公司作为暇步士、水孩儿风衣、针织类产品的代工厂商,曾稳居嘉曼服饰第一大代工厂商的位置,向其采购的金额3年超1000万,但2018年上半年承德市森威商贸有限公司退居至第五的位置,采购的金额也锐减至316.09万元。

  2017年嘉曼服饰向浙江罗伊服饰有限公司采购1000万元以上的水孩儿、暇步士羽绒服,位列当年第三大代工厂商的位置,而今年上半年浙江罗伊服饰有限公司从前十大代工厂商的名单中消失。

  此外,还有六家公司为报告期内新引进的代工厂商,有的代工厂商与嘉曼服饰的合作期限仅为一年。而富国凯旋服装(北京)有限公司、烟台旭凯经贸有限公司、北京巨丰达商贸有限公司均是在成立当年就与嘉曼服饰建立了合作关系。极速分分彩开奖直播

  代工厂商的变化大、变化快说明嘉曼服饰在供应商的供应链上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不过,服装分析师马岗认为,选择合作伙伴应该从多个维度去考量,不是说代工厂商新成立就不靠谱。这只是其中一个维度,并不是主要的维度。企业会考虑新成立公司的资质,既然选择就会在一定的可控范围内,可能存在其他优势吸引到它。

  嘉曼服饰也在招股书中称,为了保证公司产品的品质和价格的合理性,公司采取市场化的采购策略,实行供应商竞标制度:对于第一次合作的供应商,首先需提供书面资质证明材料。

  代工厂商的变动是否成为了嘉曼服饰发展的严重绊脚石,目前还未有迹象表明。而存货过高,确实给嘉曼服饰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根据嘉曼服饰IPO更新资料显示,2015-2018年6月30日,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91亿元、2.16亿元、2.47亿元和2.16亿元,占当期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52.30%、52.79%、47.48%和44.50%。而成衣库存账面价值超2亿元,占整个库存的92.58%。

  据Wind数据,2018年上半年,同在童装行业的金发拉比库存占比为总资产的18.93%,安奈儿库存占比为总资产的32.35%,服装行业库存占总资产比较高的是太平鸟为31.04%,平均库存占比为18.8%。

  1. 嘉曼服饰经营的国际零售代理品牌主要为国际一二线时装品牌,产品单价较高,导致该类品牌的存货金额较大,报告期内,国际零售代理品牌占存货金额的比重分别为49.34 %、48.35 %、51.69 %和 40.67%;

  2. 由于当年春夏款销售发货季从上年12 月开始、持续至当年一季度末,同时,电商业务由于“双十二”购物节、春节销售旺季导致备货和发货旺季集中于当年末、下年初,因此嘉曼服饰存货在年末余额较大;

  3. 截至 2018 年 6 月末,嘉曼服饰取得的授权经营品牌和国际零售代理品牌多达 23 个,而对于每个运营品牌,都需要储备一定数量该品牌的基础库存备货量以开展业务,运营品牌的不断增加也相应增加了库存商品的余额。

  合理的库存能够拓展销售业务,保持商品周转的连续性,而库存占比过高,则会占压大量资金,不利于改善经营管理,使周转困难,加剧库存损耗同时增加维护成本。

  比如通过唯品会、天猫等电子商务平台进行折扣销售;利用奥特莱斯门店、商场专柜或商场特卖区域进行折扣销售;在嘉曼服饰主要经营场所所在地和部分直营专卖店进行区域特卖销售等等。

  库存占比过高是否给嘉曼服饰的经营带来了严重冲击,至少经过近两年的发展,在营收增长、净利润增高方面还看不出来,以后的发展还尚未可知。

  2015-2017年及2018年1-6月,嘉曼服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85亿元、4.02亿元、5.48亿元和3.29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098.8万元、3710.52万元、5461.76万元和3910.65万元。近三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都呈现出连续增长的态势。

  嘉曼服饰上市有自己的实力,亦有诸多阻力,没有一家公司的上市之路平坦,不管怎样,希望童装企业能够再多一家上市,把自己做强做大,在竞争激烈的童装市场不断提高自己的竞争力,助力我国童装行业进一步成长。

Copyright © 2014-2018 极速分分彩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

热线电话:010-57462992